昨晚12点30才躺下,一直没有睡着,不知道最后几点入睡的。夜里一直翻腾的厉害,想这想那的,最终在3点多的时候,起床上完厕所,回来勉强让自己躺到4点多,就再也找不到睡意了。既然睡不着,索性就起床吧。

在客房的窗户那里待了一会,车很少,可鸟很多,都在那里叽叽喳喳地叫,这点让我非常的意外。曾几何时,我已经在城市中除了公园之外很难找到这么多鸟儿的声音,可今天早上这么早,这么多鸟,还是让我有点吃惊。

在习惯了公司,小吃城,家里;工作,吃饭,睡觉;睁眼,闭眼,再睁眼等一系列流程之后,逐渐地削弱了我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大部分视野的出口都是小小的屏幕。一来到废都,就让我觉得有些焦虑和不舒服,不自在。这种焦虑是再好的生活环境和物质条件都消除不掉的,它将这座城市与我捆绑在了一起。这样的焦虑,让我遗失了放空的能力,丢失了安稳地睡眠,散失了心中的美好,不知道哪里可以安放我那颗柔软的心。

刚刚看了一篇豆瓣小杭姑娘的真实经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正如媳妇前两天呵斥我的那样,「在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家庭,甚至很多人还不被包括在这个数字当中」。短短的一个月,前前后后小杭的妈妈和爸爸相继离世,她用尽全力,可什么也阻止不了。在NCP病毒的面前,人类是孤独和无助的。孤独地自我隔离,避免伤及家人;无助地等待救援,失落地原地等死。想一下,很悲壮,再换到当事人的角度想一想,很悲凉。最后几十天之前的闪回,真实,幸福,对比接下来的十几天的经历,有一种「其物如故,其人不存」的悲叹。

珍惜每一天,并对周围的人和自己好一点。

人生苦短,多去感受,用心地去感受,带着稚气用心地去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