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03年接触PC互联网的,那个时候对这个巨大的机器保持中立,不喜欢也不反对。直到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喜欢的网站没法正常的访问,查阅了一部分资料之后才知道,原来身前的围墙已经越建越高。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其他网站可以上就行了,少了那几个不算什么。

到了10年,上了大学,发现很多人居然连这个墙是什么都不知道,我非常诧异。就如同我在四面还乡的小县城中幻想大城市人,直到我真正来到大城市,看到这些人的生活之后的那种诧异一样。百度能给到的信息越来越少,广告越来越多,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想尽一切办法去访问远方的Google。当时市面上也有三四款爆款软件,我选择了道路曲折的GAE + Python的方式。换到这种道路去看远方的互联网,真的感觉很好。使用体验,信息的获取程度,自由开放的程度,都是我以前不曾有过的。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了,我需要走向国际互联网,对于以前留下的东西丝毫没有眷恋。至此之后,访问Baidu最多的原因就是看看网络还通了没有。

毕业之后,我发现人和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信息的来源,很可惜,国内的互联网信息绝大多数都是垃圾信息,少有的精品可能也由于时效性的原因,被Error 404。对于404,我是深恶痛绝,微信封闭生态的出现,让404进一步升级成为下落不明的删贴。想一想,真的是很魔幻。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中国离互联网高速公路仅仅只有1000米的距离。可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信息的高速公路全都被恶霸占领,要不留下过路钱,要不这条路就给封锁掉。当然让我更加想不明白的是,互联网的基数暴涨了不知多少倍,可没有几个人反映路的问题。

昨晚看到李文亮医生死亡的消息,内心很不平静。早上看了很多报道之后,更加崩溃,谁说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了,在我看来它现在已经烂的很彻底了。《一九八四》里面曾说过,人民群众都是健忘的,树立一个假想敌,就会忘记眼前的痛苦。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大家就会遗忘这一切,齐心协力地与祖国在一起,抗击资本主义的老鹰。

只希望那个时候,能有更多人站起来说「不能,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