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共计 27 篇文章

其物如故,其人不存

昨晚12点30才躺下,一直没有睡着,不知道最后几点入睡的。夜里一直翻腾的厉害,想这想那的,最终在3点多的时候,起床上完厕所,回来勉强让自己躺到4点多,就再也找不到睡意了。既然睡不着,索性就起床吧。在客房的窗户那里待了一会,车很少,可鸟很多,都在那里叽叽喳喳地叫,这点让我非常的意外。曾几何时,我已经在城市中除了公园之外很难找到这么多鸟儿的声音,可今天早上这么早,这么多鸟,还是让我有点吃惊。在习惯了公司,小吃城,家里;工作,吃饭,睡觉;睁眼,闭眼,再睁眼等一系列流程之后,逐渐地削弱了我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大部分视野的出口都是小小的屏幕。一来到废都,

时间和空间

现在看到雪,我也少了那种儿时的喜悦,现在也是觉得在也平常不过。反倒是哪年冬天不下雪,可能还会给我产生深刻地记忆。以前我也觉得,那些说生活乏味的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世界这么有意思,时间大把大把的有,想去干嘛就去干嘛。直到我也走向社会几年之后,逐渐地我也将自己困在了原地,每往出迈一步,都需要耗费特别大的能量。在这些能量消耗完了之后,可能又回归到原地。18 19年我特别喜欢问一件事情,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现在的我也算悟出来一些道理——这些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人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堆随机时间的叠加而产生的。至于我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同理,不是任何事情都会有意义。活着就是活着,看书就是看书,发呆就是发呆,自己喜欢就好。现实的社会,给了我们很多的框架,

人生不是马拉松

可能到了年底,多少对于这一年有的一点期望,都幻化成为无头无尾的空炮弹,打在自己的身上却不痛不痒。要说一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就是日历被换掉的那刻,逝去的时光无法再次追回,只能靠着怀抱来年的憧憬,以及对未来的幻想,流着口水夹着尾巴,穿梭在欲望和霓虹之中。(PS:打开一瓶冰的气泡苏打水,让我在冬日里感受到夏日的清凉。)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公路上,有的时候却不知道下一站将会在哪里。毕竟人生嘛,肯定不会像高德地图一样,每次都提供你一个最优的且可以到达的终点。路该怎么走,还剩多少里程,什么时候能到达,路上有没有拥堵,我都能精确知道。人生的旅途也因为如此,充满了各种可能,充满了各种精彩。是谁规定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重复地一步又一步,从起点跑向终点。きょうも走りつづける。今天也继续跑着。だれだってランナーだ。

A House With No Name

回家的路上在想为什么之前的人那么的才华横溢,尤其是80年代,感觉离我们最近的流行文化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来的。看到一些老照片,大蛤蟆镜,喇叭牛仔裤,卷发和胡子,都是那个时代最新潮的。现在看到三十多年前的照片,并没有多少违和感,因为时代的变迁,加上信息流通的加剧,反而我更加容易的知道之前那个年代。时代就是一个轮回,大师都是一波来一波又去的,历史和经济一样,有波峰也有波谷,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在华夏文明的土壤中很难说要谁去包容谁,包容别人向来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从地域,民族,性别还是年龄上,我们都无法做到包容别人。这一点日本做的比我们好,尽量不去麻烦别人,麻烦了一定要厚谢。其实,想做到这一点,需要一点点同理心,即我深知被别人麻烦的痛苦,所以,在麻烦别人的时候,

如何看待压力

压力存在于这个浮躁的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是一个当代人都需要直面的社会问题之一。它即可以是有形的,例如商品社会中,每个人的经济压力,潜水时的水下压力。当然它也可以是无形的,如人在社会集群中的社会阶层压力等等。压力是没有办法避免,同时它也是不能被完全消除的。只要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压力。多数时间,压力会藏在身体某个角落里。适当的压力,可以提高人的警觉性,能让人谨慎行事,从而发挥更好。过度的压力,在某些外因和内因共同作用下,就会释放出它的破坏力。轻则让人情绪沮丧,气馁,重则让人神经紊乱,甚至放弃生命。因此,改变自己对待它的角度和方式才更显的重要。就我自己而言,在和压力的对抗中,我的胜率还是比较高的。我一般会采用这几个种方法来对待它们。增加心灵屏蔽:人在专心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

科技改变生活,技术连接生活

相较于第一代的小米手环,这一次让我觉得最大的体验就是,快捷,易用和忘记它的存在。我对于扫码乘车非常排斥,角度和距离控制不好,经常会让后面等待的每一位朋友损失生命中的几秒,因此本着节省自己和他人时间,我会使用公交卡。手环NFC有天然的优势,容错率高。这段时间做地铁抬手进站出站,识别程度和公交卡没有两样,但因为手环在手中所以省了从口袋掏出来的过程,所以体验好了不少。模拟门禁卡也是一样,提高效率并让自己感到轻松愉快,再也不用到处翻找钥匙串了。PS:美国人用牛仔裤的小兜放金子,我却用这个地方放门禁卡,so sad。另外由于多了一块屏幕,相对于一代小米手环,多了交互的方式,有时候不自主拿起来盘两下,偶尔还会看看自己的心率。不过需要吐槽的是,这个手环和华米2手表虽然同家,但是数据源只能选择一个,我两个设备同时佩戴的时候,总有一个的数据是不能使用的。

I Do What I Want

在阳历年过后,马上就要迎接来阴历年。不知不觉这一年又已经到头了,感觉时间过的要比预想的快太多了。现在还能回想起来去年过年之前,同样是在最后一个聚餐的工作日。我坐在李哥他们的办公室,听着歌,写下来一篇文章-Think Different。 年复一年的工作,让我更加的觉得自己像一个机器一样,每日周而复始的去运转。个人的情绪,思想和梦想都统统需要给工作让路。这让我感觉到很不满,我知道自由是需要代价的,但牺牲着时间和精力还做着这样的工作,多半还是让我很惆怅。 今年从一个私人企业,跳槽来到了大的外企。当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虽然福利不错,时间保证40H/Week,工作之外的时间完全不被打扰,但终究上班的感觉完全和流水线上的工人一般,沉默的做完自己的工作即可。不需要多姿多彩,不能够有个人思想,按需求按时间保证交付是这里的信条。如果我和孙少平一样,没有走出双水村,

音乐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大,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用一个物品描述另外一个物品。如果说音乐至于我是什么,我只能说这是一种与自己情绪的沟通方式。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可以找到属于冰山之下的情绪,也能串联出来某一段回忆。 中学时代,感谢步步高复读机,让我第一有了AB双面听歌的习惯。软磨硬泡,在05年年初有了自己的128MBMP3,从此让我摆脱了买盗版磁带的生活,转而走向了yymp3.com,6621.com,mp3.baidu.com的网络盗版之旅。那个时候不知道无损,不知道核电耳机,仍然能被音乐带入到特定的情绪当中。 每天晚上下晚自习,夜深人静的时候,塞上耳机,静静地坐在书桌,沦陷在旋律和歌词中。那个时候的我,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内向且默默无闻的,我并不排斥做一个角落里的透明人。好在我有音乐陪伴着我,

那一年的校内网,风华正茂

早上看到消息说人人网被收购了,着实吃了一惊,不光是因为这个价格,还因为居然他们还活的可以。媒体上面没有做过多的报道,做了报道的也没有用太多的篇幅。好像这个地方已经被人所遗忘了。 在离开大学的这几年里,我还时不时的上去逛一圈,直到它把直播作为登陆后的首页,我就以季度为单位,偶尔上去看一下。每次看的时候,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错觉,曾经那么热闹喧嚣的一个社区,现在剩下的只是几年前的状态和历史上的今天。这种感觉,就像自己来到了曾经人头攒动的亚特兰蒂斯,如今剩下的就只有沉在水底的秘密。 对于我来说,从08年接触校内网,一直到14年大学毕业彻底离开人人网,这几年的人生经历和这个平台息息相关。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逐渐成为自己这个圈子里面摄影还算不错的一个文青。校内网还是承载了我很多的青春记忆,也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的那一段无处安放的青春。 最早吸引我注册校内的原因是,周围的朋友都在上面踢屁股。现在看来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个带有互动PK性质的Flash小游戏罢了。你可以踢任何人的屁股,并且如果对方的屁股踢出的最远,那么你将会在排行榜展示出来。

商品社会

听到《不说》这首歌的时候,脑子里面想起来的是小岳岳在《从你的世界路过》里面追着柳岩的出租车,大声狂哭的画面。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段经历,苦苦想要得到的,在某一个瞬间发现再也得不到了。哭过,嘶喊过,沉沦过,但最终我们仍然是会走出来的,无论是时间的作用,还是自己的作用。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所以也就不存在标准答案。 当然我说的不单单指爱情,其实对于自己的梦想也是如此。小时候科学家和军人有可能是我们大部分人随口而出的一个未来职业。初中高中可能幻想自己能和娱乐明星一样,站在光鲜亮丽的舞台,让所有人知道自己不一样。上了大学希望自己能和都市白领一样挣很多的钱,过着小资且自由的生活。毕业工作几年后发现,这些梦就像天上的云朵一样,飘渺,虚无。我们和这些云接触最近的时候,也不过是穿行在平流层的那几个小时而已。当我认识到我无法像鸟一样飞向我梦想的那多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