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到了年底,多少对于这一年有的一点期望,都幻化成为无头无尾的空炮弹,打在自己的身上却不痛不痒。要说一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就是日历被换掉的那刻,逝去的时光无法再次追回,只能靠着怀抱来年的憧憬,以及对未来的幻想,流着口水夹着尾巴,穿梭在欲望和霓虹之中。

(PS:打开一瓶冰的气泡苏打水,让我在冬日里感受到夏日的清凉。)

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公路上,有的时候却不知道下一站将会在哪里。毕竟人生嘛,肯定不会像高德地图一样,每次都提供你一个最优的且可以到达的终点。路该怎么走,还剩多少里程,什么时候能到达,路上有没有拥堵,我都能精确知道。人生的旅途也因为如此,充满了各种可能,充满了各种精彩。是谁规定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重复地一步又一步,从起点跑向终点。

きょうも走りつづける。
今天也继续跑着。
だれだってランナーだ。
每个人都是跑者。
时计は止められない。
时钟无法暂停。
时间は一方向にしか流れない。
时间往前不停流逝。
後戻りできないマラソンコースだ。
这是一场不能回头的马拉松大赛。
ライバルと竞い合いながら、
边跟对手竞争着。
时の流れという一本道を、ぼくらは走りつづける。
边在时间洪流这条直路上跑着。
より速く。一歩でも前に。
比别人跑得更快。哪怕只快一步。
その先に未来があると信じて。
相信前方有美好未来。
かならずゴールはあると信じて。
相信一定有终点。
人生は、マラソンだ。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
でも、本当にそうか?
但真是如此吗?
人生って、そういうものか?
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ちがう!人生はマラソンじゃない。
不对!人生不是一场马拉松。
谁が决めたコースなんだよ?谁が决めたゴールなんだよ?
谁定的路线?谁定的终点?
どこを走ったっていい。どこへむかったっていい。
该跑去哪才好。该往哪跑才对。
自分だけの道があるんだ。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
自分だけの道?そんなもんあるのか?わからない。
自己的路?真的有吗?我不知道。
仆らが、まだ出会っていない世界は、とてつもなく広い。
我们还没看过的世界,大到无法想象。
そうだ、踏み出すんだ。
没错!偏离正轨吧!
悩んで、悩んで、最後まで走り抜くんだ。
烦恼着、苦恼着,就这样一直跑到最后吧!
失败してもいい。寄り道してもいい。谁かと比べなくていい。
失败又怎样?绕点路又怎样?也不用跟其他人比。
道は1つじゃない。ゴールは1つじゃない。
路不只一条,终点不只一个。
それは人间の数だけあるんだ!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可能。
すべての人生が、すばらしい。
人生,各自精彩。
谁だ、人生をマラソンって言ったのは。
谁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的?

几年前看到上面这个广告的时候,看到一半,《悲惨世界》里面的插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响起的时候,眼泪就已经止不住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开始「跑步」,并不真正的知道「马拉松」意味着什么,大概就是很简单的机械运动罢了。直到某一次去医院探亲,让我下定决心,奔向自己的「马拉松」。动物天生下来就是需要学会奔跑的,人当人也不例外。

最开始的「跑步」,当然是痛苦的,可当心肺逐渐习惯,肢体摆动慢慢协调之后,「跑步」就变得容易了很多。我享受着跑步带给我的喜悦与感悟,随着我年龄的增加,我渐渐地体会到了「跑步」中的枯燥与折磨。生活已经如此单调,我还得选择这样重复地活动,一次又一次的抬腿,一口又一口的呼吸。至于折磨,我完全可以忍受,成年人的世界谁还没有受过一点点伤?

可是,跑得越远越久,我却愈发的感受到自己内心另外一个小人的排斥和抵抗。究竟这场「人生的马拉松」意义在何处。我明白人生来会奔跑,可谁规定了必须要奔跑,规则和终点又是谁制定的,为什么我需要参与这样被规定好的游戏。这个问题,我现在也回答不出来。只是我知道偏离路线不要紧,要紧地是一定要用自己的方法奔跑。因为在Easy thing和Right thing里,我往往会选择右边。

无论明天会有发生什么,太阳仍然会照常升起,美丽的梭罗河一样会金光闪闪。而我,仍然继续地在人生大道上奔跑。路过,可别忘了相互竖起一个大拇指。